您当前所在位置:>> >> 社会新闻 >> 正文

重访陆丰制毒村:原村委书记豪宅成烂尾楼(图)

时间:2018-09-15 11:03 编辑:励志侠

重访陆丰制毒村:原村委书记豪宅成烂尾楼(图)

/16

|重访陆丰制毒村:原村委书记豪宅成烂尾楼(图)

分享到

  • 网易微博0新浪微博腾讯空间人人网
  • 有道云笔记

    新闻图片中心|查看图集|

    图集已浏览完毕

    重新浏览

    悦图推荐

    甘肃车辆冲卡致2名武警1名警察身亡现场曝光

    烟台警方端掉吸毒、卖淫嫖娼场所湖北男子把挨打当职业 走遍全国“求打”

    重访陆丰制毒村:原村委书记豪宅成烂尾楼(图)

    重访陆丰制毒村:原村委书记豪宅成烂尾楼(图)

    陆丰甲西镇曾经的制毒“第一村”博社村,连成片的祠堂,其中一些装修豪华。南都记者冯宙锋 摄

    重访陆丰制毒村:原村委书记豪宅成烂尾楼(图)

    陆丰甲西镇博社原村委书记蔡东家已经停建的豪宅。 南都记者 孙俊彬 摄

    2014年12月29日,在陆丰博社村中心区,一栋未完工的两层别墅非常惹眼,八根粗大石柱与格局开阔的庭院,显示别墅主人先前的气派,与院子里的野草形成巨大反差。这栋早已经停工的别墅,好似将时间定格在2013年12月29日。

    当日凌晨,别墅主人、博社村原村委书记蔡东家被警方在惠州抓获归案,随着这个昔日贩毒团伙“保护伞”落网,围剿博社村的雷霆扫毒行动拉开序幕,标志着被称为广东“第一毒村”的博社村由此进入由乱到治的新阶段。

    如今,距离那场扫毒行动已经过去一年时间,公开或半公开的制毒活动在博社村早已绝迹。修建水泥村道,重新搭建电网,加建小学围墙……这座被荼毒已久的海边村庄正迈向艰难的重建之路。

    村治重建:全村网格管理

    博社村分成四个小村,每个小村由一两名村干部专职任村组长负责管控

    蔡东家的别墅位于博社村村道拐角,视野开阔,外墙装修的石柱一根价值50多万元,当地村民将别墅称为帝国大厦。如今,荒草已经长满庭院,无人问津。沿村道而行,两边是密集房屋,简陋陈旧,每家门口墙上新挂上了崭新门牌,看似平常,却是博社村治理重塑秩序的标志。

    门牌缺失,背后反映的是博社村昔日治理的混乱。博社村现任支书蔡龙秋说,当地基层组织长期瘫痪,村党支部委员会、村民委员会原先没有办公地点。时任村支书的蔡东家长期不在村里办公。

    警方调查,蔡东家作为村委会书记、汕尾市人大代表,不仅放任村里制贩毒蔓延,还提供庇护。一旦村里有人制贩毒落网,蔡东家便利用自己的身份通过行贿方式“捞人”。落网前几天,蔡东家还在惠州试图解救一位涉毒被抓的亲属。

    随着蔡东家落网,博社村村治混乱历史宣告结束。今年5月,43岁的蔡龙秋当选博社村新一届村支书,其妻子是村中有名的妇产科医生,弟弟是警察,小舅子在汕尾政法委工作,家庭关系明晰。蔡龙秋上任后,摆在面前的重要任务就是村治与禁毒。蔡龙秋说,博社村已经重建村“两委”班子,逐步开展村级治理、村务管理,特别是禁毒宣传。

    村委会办公室位于甲西镇中心小学教学楼右侧,墙上挂着两幅博社村地图:一幅是警方侦查用的博社村航拍地图、一幅是博社村禁毒工作网格化管理示意图。示意图上,博社村分成四个小村,每个小村由一两名村干部专职任村组长,负责排查管控。

    网格化管理成为博社村治理重要一步棋,此建议是驻村工作队队长刘春才提出的。刘春才是陆丰市政府打私办原工作人员,为了协助博社村重建,陆丰毒品重点整治工作组派了一支5人工作队进驻,刘春才任组长。“目前,博社村已经属于可控状况!”刘春才说,一年多时间,根据网格划分,由每个村组长带队入户,逐一登记每户人员情况,安装门牌。

    博社村在管理制度上制定《博社村禁毒工作村规民约》。这份村规民约以创建无毒村为目标,规定每月召开一次禁毒形势分析会,还写明村里吸毒人员统一帮教制度。举报毒品线索并查实的,村民将获村委会额外奖励;一旦涉毒,该网格村将扣除年度奖、各类评比资格。

    “我们希望将博社村打造成一个无毒村!”蔡龙秋说,去年雷霆扫毒行动以来,博社村未发生一宗公开制毒案。

    氛围重建:善良的大多数

    以前民警入村巡查会遭到几十人骑摩托阻拦,现在阻拦清查情况再未发生

    公开制毒绝迹,博社村的氛围悄然发生变化。博社村禁毒宣传展览室旁有一套40多平方米的房间,驻扎着30多名陆丰市公安局巡警大队抽掉的民警、辅警,他们是前年12月29日后开始长期坚守在此。

    一年时间里,工作队感受村里氛围逐渐改变。工作队队长、市局巡警大队二中队原中队长李坚招回忆说,刚入村巡查,曾经有几十人骑着摩托车阻拦,甚至有人暗地里扔石头,“我们设卡查车时,有人会在路上放钉子或者石头。”当时,基本设施大量缺乏,自来水也无法供应,队员只能喝桶装水,洗澡要去接雨水。夏天热的时候,队员只能垫着席子睡在学校操场上。

    “手机没信号,村里经常停电,感觉像一座孤岛!”李坚招说,但队员们的禁毒清查工作没有停止。他与队友们曾经多次在公开或半公开场合,向村民传达打击毒品的决心。现在,李坚招穿着制服在村里巡查,不时有村民前来打招呼,大多数是反映供电、供水等民生问题。“大部分村民是淳朴的,少数制毒分子是可恶的。”李坚招说,一年以来,博社村逐渐走出毒情笼罩,回归到普通村庄。

    去年12月24日晚上,在博社村一间粮油店,高中生阿强(化名)在玩电脑,他就读的学校在甲子镇,每天骑电动车往返。“现在生意淡很多,但住着挺舒服。”阿强说,过去村里人多热闹,生意好做,但感觉复杂。现在村里空气、卫生改善很多,居住学习环境更好,他已不再寄宿了。

    另一方面,“冰毒”两个字在博社村仍旧是个禁忌。谈及毒品话题,村民很警惕,他们说“现在没人制毒”,摆摆手就走了。一位年长的村民说:“我们老人,都不做这个(制毒)!”

    李坚招说,三甲地区多年以来存在走歪道、捞偏门的风气,要根除是长期任务,“想一夜暴富,不走正路的人肯定还有!”

    队伍重建:“倒下”的英雄

    被查的民警中有人曾冒着生命危险潜入博社村,摸清贩毒团伙架构及窝点

    现任甲西镇派出所所长吴木强经常回博社村巡查,或者抓捕在逃毒贩。在雷霆扫毒之前,他是博社村工作组副组长,在村里工作8个多月。去年8月15日,吴木强被任命为陆丰市公安局党委成员,挂任甲西镇党委副书记、甲西派出所长。

    吴木强接任所长可谓临危授命,前任所长在一起运输易制毒化学品案件中收受贿赂,放走涉案嫌疑人,被查处。其实,在甲西镇复杂的禁毒环境里,“保护伞”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,上世纪90年代开始,甲西镇连续三任派出所所长皆因经济问题落马。

    类似蔡东家等“出手阔绰”的村干部,通过利益输送,不断腐蚀个别民警换取“庇护”。在博社村乃至整个三甲地区的禁毒过程,也是整治腐败的过程。据统计,雷霆扫毒行动前,当地已查处10宗涉毒违法违纪案,牵涉21名党政工作人员,包括3名派出所所长及部分民警,7人被双规。

    扫毒行动之后,汕尾成立专项行动小组,从纪委、检察、边防武警抽调60名工作人员,进驻陆丰加强对涉毒保护伞深挖惩处力度,重新修订《陆丰市涉毒整治责任细则》、《陆丰市禁毒工作责任追究办法》,完善禁毒责任制、责任追究制。警方透露,雷霆扫毒前陆丰市禁毒大队领导班子共有1名副队长、4名中队长,4人已被查处,仅剩1名中队长没有出事。目前,陆丰市公安局已有数十名民警遭查,算上正在立案的,共有50多名。

    谈起此问题,不少陆丰民警表示惋惜。“有些民警在扫毒行动中立下赫赫战功,却倒在金钱面前。”一位民警说,有一个被查的民警曾冒着生命危险潜入博社村侦查,摸清贩毒团伙架构及窝点,为行动成功打下基础。

    目前,陆丰市公安局禁毒大队领导班子已经重建,刑警出身的詹振标就任禁毒大队负责人。

    在詹振标办公室内,时不时传出一股难闻的化学品味道。由于上级部门无法鉴定湿的冰毒成品或者半成品,禁毒大队只能先将毒品晾干后再送检。在禁毒大队办公室角落,摆着各类缴获的毒品。“我们现在压力很大!”詹振标说,办理的案件数量太多,大队人手少且年龄老化,平均年龄达40岁以上,陆丰市公安局没有鉴定毒品的设备,每次查获的毒品,样品必须送上级部门鉴定。

    手段重建:擒住百余逃犯

    打击贩毒网络、追捕涉毒逃犯是目前陆丰打击毒品犯罪的两个重要手段

    与博社村的平静不同,詹振标、吴木强、李坚招等大批民警仍需在禁毒岗位上努力着。“陆丰毒情有向好趋势,但形势依旧严峻。”陆丰市公安局局长郑海陆说,三甲地区贩毒网络仍存在,扫毒行动后涉毒逃犯依旧藏匿本地,陆丰及周边区域毒情交织重叠。打击贩毒网络、追捕涉毒逃犯是目前陆丰打击毒品犯罪的两个重要手段。

    以詹振标为代表的禁毒民警主要任务是打击贩毒网络。“原先家族化、半公开化制毒变成隐蔽式、分散式制毒!”詹振标说,陆丰三甲地区堡垒村制毒猖獗情况大部分收敛,但由于毒贩资金、技术及渠道仍在,毗邻陆丰的揭阳惠来县甚至珠三角城市,制贩毒呈上升趋势。詹振标对今年抓获的一名毒贩印象很深,扫毒行动后该毒贩被网上追逃,但潜逃期间继续藏匿在三甲地区筹集资金,选好地址重制毒品。

    该毒贩是准备出货时落网的。詹振标审讯毒贩时问:“为什么又回来制毒?”这名毒贩回答:“之前制毒所犯下的罪刑,足以判死刑,不如再干一票,大不了就是个死!”

    詹振标说,类似毒贩案例在目前禁毒形势中较典型。前年12月26日至去年11月,仅陆丰禁毒大队立案的制毒案就达122宗。但整个禁毒大队仅有40多名民警,平均每人要办三宗案以上。截至去年12月2日陆丰缴获冰毒2581公斤、液态冰毒3151公斤,抓获322名嫌疑人。

    而以吴木强为代表的派出所民警主要任务是追捕涉毒逃犯。每天进入办公室,吴木强习惯打开电脑,查阅网上涉毒逃犯信息。吴木强说,自去年8月15日履任至11月27日已经成功抓捕20名涉毒逃犯,尤其是11月22日至27日,六天时间抓捕5名涉毒逃犯。

    “短时间内精准抓捕到逃犯,主要是我们工作方式调整!”吴木强说,过去行动前必须先通知村两委干部,有打草惊蛇之嫌,“不打招呼,才能有效抓到逃犯!”截至上月2日陆丰市去年抓获105名涉毒逃犯。

    经济重建:兴修利民工程

    村支书蔡龙秋说村内百废待兴,最缺的就是钱,博社村集体收入是零

    由于博社村之前制毒猖狂,农田水利多年失修,水质受污染,良田荒芜毁耕,原本适合海水产品养殖的环境受破坏。博社村村民阿侨(化名)说,他承包村里12亩虾塭,但由于水质污染,近三年内没有收成,“期盼着村兴修水利,改变水质!”

    与阿侨的愿望相同,村民阿泽说,祖宗留下的土地不能荒废,他一直守着家里田地,水利设施匮乏及制毒带来的污染,水田渐渐荒废,“下大雨就全淹,没下雨就枯死,而且田里的水有毒。”

    目前,兴修水利是大部分博社村村民共同的愿望,也是村支书蔡龙秋亟待解决的问题。他说,汕尾市委市政府下拨140多万元专款用于解决水利工程。村内百废待兴,“现在最缺的就是钱!博社村集体收入是零,任何一项利民工程都需要各级部门、各个单位的支持。”

    阿侨很期待村里修建水利工程,“希望明年虾塭有好收成!”因大面积田地无法耕作情况短期无法改变,大部分村民只好另谋生路。博社村有1.4万多户籍人口,常住村里的仅8000多人,约一半年轻人外出打工。今年以来,为了帮助村民就业,村委及政府在博社村举行多场农民工专场招聘会,100多名年轻村民外出打工。

    此外,宗族势力也影响着博社村。博社村有着800多年历史,村里均姓蔡,共分四房。原村支书蔡东家是最有势力的大房中人数最多一支,因毒贩保护伞作用,在村里有极高地位。但是,即使是蔡东家,也无法一言九鼎。前年8月,蔡东家曾经召集各房头“老大”开会告诫说必须在5天内停止制毒,但没有人真正遵从指示。

    雷霆扫毒之后,情况发生改变。今年以来,博社村“族老”召开会议,以村规民约明确要求各房头管好族人,自觉抵制毒品犯罪。现任村支书蔡龙秋是二房中最大一个房头。他说,自己作为村支记,为村里做的事情都是出于公心,各族村民很支持。

    希望重建:一节禁毒宣传课

    “我中华,本无毒,扬志气,灭毒雾……”小学生背诵着《陆丰禁毒三字经》

    为了增加学生对毒品危害性的认识,去年2月起,甲西镇中心小学每周增加一节禁毒宣传课。

    甲西镇中心小学操场上竖立巨大禁毒宣传牌,与小学同在一个大院内,还修建一间禁毒宣传展示室。将禁毒宣传与小学教育结合如此紧密,在全国范围内实属罕见。上月24日下午,小学课堂里传出阵阵稚嫩朗读声,“我中华,本无毒,扬志气,灭毒雾……”小学生们正在背诵《陆丰禁毒三字经》,每个人表情认真,背诵熟练。

    小学校长蔡晓升说,学校在校学生有700多人,600多学生来自博社村。过去,学校设施简陋,甚至没围墙。前年扫毒期间,学生目睹大批警车进村,大量涉毒人员被抓,“有些涉毒家庭的学生,心理受到不小冲击。”有学生甚至一段时间内拒绝回到课堂上课。为此,校方组织老师对这些学生进行心理辅导。

    以往在博社村涉毒家庭,有些小学生靠剥康泰克胶囊壳,月入过万元,幼小心灵受到毒品侵害。蔡晓升说,他与老师曾去家访,发现有些学生家人因涉毒落网,只能依靠年迈老人照顾,“这样的学生,我们会去多关心、多帮助!”